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在异乡

沙朗人

 
 
 

日志

 
 

千人小村,上百个姓50种方言  

2008-01-23 19:54:21|  分类: 中华民族族群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贴

橄榄树千人小村,上百个姓50种方言

千人小村,上百个姓50种方言


    渠村,坐落在福建省建宁县溪口镇,一个1700余口人、400来户的小村庄,傍晚时分,炊烟袅袅,从外来看并无任何特异之处。
    可和当地人一熟悉,讨口水喝,聊上几句,就惊异地发现:这个千人小村竟有118个姓,更为惊奇的是它有50多种方言。
    这个奇异的“百姓村”是怎么形成的呢?值得探究一番。


村民交流靠普通话


    在“百姓村”渠村的街头巷口,乡亲邻里们主要用普通话交流,“连年纪最大的老人家,也能用普通话交流,这在方言区是很少见的。”老支书邹志元说,“没办法,村里不到2000人,却平均每15个人一姓氏,还有着50多种方言,方言只在家里交流使用。”比如,他和妻子之间就是用龙岩的连城方言,儿孙们也会说连城话。
    据村中老人说,这种现象的形成和当年日军侵华有关。现在的村民,是从全国11个省中的57个县来此定居的,其中以浙江省最多,有17个县,其次是江西省的14个县,而这两处,正是日军当年大举进犯的浙江中南部和江西中北部地区。


小村形成缘于国难


    在村里问起村民,当年他们的父亲或爷爷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得到的答案大都是:“走日本”。也就是逃难。
    1935年出生的张太根,祖籍江西临川,对于当年的“走日本”还保留着些许回忆,“那年我也就七八岁,记得母亲带着我和弟弟3人一起‘走日本’。”张太根说,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是,他们母子3人路遇到日本兵,“当时我们是躲在一排捆好的柴火后面,日本兵还用刀往柴火里刺,我看到了刀尖,母亲因为怕弟弟哭出声,就用手使劲捂住他的嘴巴。”后来就走到了这里。
    老支书介绍,“百姓村”在上个世纪40年代末由各方逃难的人最终形成。


生活美满没有忘根


    “这里是个四周是山的小盆地,交通很不便,但有平整的土地,而且有两条河流可供灌溉和生活,所以等后来日本投降了,大家都没回老家。”老支书说,现在1000多人口,但人均还能有两亩地左右。村民们在这里安居乐业、和睦相处。
    多年来,渠村的百姓村民们家家户户都贴着“天地国亲师”,旁边的小字还注明着姓氏的郡望,一见汾阳郡,便知姓“郭”,看来虽然离家日久,但那一丝丝对根的眷恋,谁也无法潇洒抛却。
(张越摘自《东南快报》,郭亮、林佳文)

----------------------------------------

古代普通话历时4000年


古“普通话”以洛阳话为标准音历时4000多年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按照古音的发音应该是“zhiang(将)z ê(则)mraeng(蒙)ng ü ad(虐)guang(广)”;“ng-i(捏)jie’(节)dih(底)jiangh(尚)shiang(爽)。”中国社科院语言所研究员郑张尚芳尝试用现代拼音进行标注,并解释说,在这些注音中,声母双字母表浊音,韵母表长元音。音节尾表上声,-h表去声。
    例如,孔夫子的3000弟子,来自全国各地,如果没有一个统一的教学语言,很多弟子就会听不懂。所以,当年的孔夫子就是用雅言与弟子交流的,《论语》里就曾提到孔夫子是:“诗、书、执礼皆雅言也”。而雅言就像我们现在所说的普通话,它也是古代的官话。
    说到雅言的起源,郑张尚芳介绍说,我们知道孔夫子生活在周代,周代文字学的是殷商文字。周人在洛阳建立成周,把殷贵族知识分子集中在成周,周人就向他们学习文字,学文字的时候就按照他们的发音学。而殷人又是向夏人学习的。所以,古代的雅言就是夏言。古华夏人是汉族的核心,说的夏言有着巨大的凝聚力,众多古代历史上曾经存在的民族后来不再出现,实际都通过使用汉字改说汉语融入汉族大家庭,北魏鲜卑拓跋王朝改元氏就是史证。
    而夏建都在洛阳,然后殷代建都也在洛阳周边。所以历代雅言标准音的基础就是在洛阳一带,这一点一直到唐、宋、元、明都是如此。因此可以说古代的普通话是以洛阳话为标准音的。从上古、中古一直沿袭至近代官话,历时4000多年。


古语有官话和民间话之分,影响辐射东南亚


    古时候我们的的语音系统是两套,一套是官方的,一套是民间的,民间是方言口语音。在古代,读书人或者是上层的知识分子,做官的,都用雅言说;教书,外交场合,各个国家的使节在一起,诸侯会盟来讨论问题的时候,都是用雅言。
    “不仅今天的普通话里也有一些古音的保留。其他的东南亚国家语言的发音里也有我国古音的保留。”郑张尚芳说,因为很早以前我们就曾与朝鲜相互交流,汉代还在那里设立了乐浪郡,越南古代叫交趾、交州。因此当地早就都有汉语的教育,代代都教读书音。古代我国的很多邻国都学汉字,朝鲜、韩国、越南、日本都用汉字教育,他们现在的音一般都保持唐朝的音,还有一些词是汉代的。比如朝鲜人说孩子是“a—i”,就是杭州说的“伢儿”,这些词其实非常古老。


现代普通话最为接近清代语言


    为什么直到今天,我国依然存在很多不同种类的方言,尤其是南北方方言的差距会如此之大呢?郑张尚芳说:“有人说,中国的语言方言复杂。这其实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复杂的方面,还有一个统一的方面。从黑龙江到云南都能通话。复杂的是东南这一带,正因为原来住的是少数民族,越族和南蛮,学汉语学得不标准,所以形成方言,比较复杂了。
    “又因为北方人南下,时间不一样,有的是汉代来的,有的是晋代来的,有的是宋代来的,不同的时代,北方的语音也在变,到了这里留下来,这个地方的人就留下了当时的发音。大家都知道杭州话。宋室南渡,是从宋代汴梁(开封)迁过来的,就把开封话带过来,然后跟土话结合形成的,里头有大量边音‘儿’尾词。
    “而与我们现在的普通话最为接近的自然是清代的语音。北京话的底子应是中原和河北的官话。清朝进京以后把原住民赶到了外城,旗人住内城。因此今天北京话是东北旗人话和北京老话合起来的,东北味很重,听东北话声调就比天津话还更近北京些。”
    清夏仁虎《旧京琐记》说京师“言庞语杂,然亦各有界限。旗下话、土话、官话,久习者一闻而辨之”。但是我们的普通话、过去的官话都是讲的文学语言,读书、唱歌,古代唱戏都要讲究咬字,不能不标准。北京的官话不同于北京土话、旗人话,后来这三种话以官话为中心结合起来,成为普通话语音的基础。
    对全国官话标准来说,北京话的地位是到清中后期才这样提高的。民国时教育界已提出以北京音为国语标准音,但当时的教育部未批准,直到解放后1955年全国文字改革会议、现代汉语规范问题学术会议这才确定下来。
(明锐摘自《北京科技报》,孙燕燕文)

--------------------------------------------------------------------------------------

有多少方言正在失去


    有统计数据显示,自从1955年10月我国内地开始推广普通话,50多年来中国内地人口中会说普通话的已经占到一半以上。在普通话主导“话语空间”的压力下,方言日渐式微;然而,方言在当今又以最时髦的方式,说着最时髦的文化事件,被引入时尚生活。如果这么看,方言算是“繁荣”得一塌糊涂。
    前几年,雪村的《东北人都是活雷锋》、方言版的《猫和老鼠》仅仅算得上是方言流行的一个序曲,2006年世界杯期间,用方言演绎的“黄健翔激情解说”才真正是红得发紫。在某门户网站中,收录了四川老男人版、辣妹版、湖北小屁孩版、超级河南话版、东北大帅哥版等至少7种方言版本的“黄氏”解说。而《武林外传》的热播,也让陕西味十足的“哦滴神啊”成了流行语。在电视荧屏上,方言情景剧风暴更已经席卷中国大地。
    然而,学者认为,这些方言热,更多的是“市井化的调味品”,并不承载地域文化特色,相反,正表明了方言的衰落。他们认为方言闹剧的流行充其量算是一种“片面的繁荣”。这种闹剧化,其实主要是以“外人”的感受把方言的某一方面畸形发展起来,是根据“他人”对该方言的好恶和取舍,说白了是因为别人的偏见、成见,常常有某种隐含的贬低成分。所以,这种滑稽的方言形态不能促进方言的复兴。
    “新时代的曙光照进了方言。方言不是时代的对手。其实,谁又不在时代面前被揍得鼻青脸肿呢?”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传播学院副教授敬文东在《方言以及方言的流变》一文中如是说。“方言的出生、发展和消亡,是语言和语言之间的较量,我们能做些什么呢?全球化的年代,必须要有一种公共语言交流。”
(沈奚摘自2007年2月13日《文摘周报》,文静文)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