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在异乡

沙朗人

 
 
 

日志

 
 

陈布雷父女的历史悲歌(转贴)  

2008-10-18 21:41:25|  分类: 热门转帖(奇文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贴

板蓝根陈布雷父女的历史悲歌

 

 1948年11月14日,深秋寒意的南京城里,人们在惊疑中得到一个消息: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总统府国策顾问陈布雷,吞服大量安眠药自杀身亡。此时,国民政府在共产党政治、军事的进攻下,已是摇摇欲坠、大厦将倾,陈布雷之死无疑在本已乌云密布的前途上,罩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陈布雷可谓“天子近臣”,投身国民党后,追随蒋介石二十年,忠心耿耿,呕心沥血,号称国民党的“领袖文胆”、“总裁智囊”。他起草的著名的蒋介石庐山讲话,“如果战端一开,那就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的决心”,为四万万同胞广泛传诵,激励了全国军民同仇敌忾、团结抗战的最大决心。

  抗战胜利日的陈布雷与蒋介石 

 

陈的死,让蒋介石极度悲痛。大殓之日,他“偕夫人于上午十一时步入灵堂,亲临吊唁”,在陈遗像前,“默念约一分钟,始缓缓退出”。对这位“文胆”的一生,给予了“当代完人”的高度评价。在祭文中,蒋更是盛赞陈“畏垒椽笔,逾百万师”,“综其生平,履道之坚,谋国之忠,持身之敬,临财之廉,足为人伦坊表”。 

 

人们怎能不感到惊疑呢?这样一个重要人物,几天前还在出席“中央政治委员会临时会议”,并受蒋之托,负责草拟“战时体制纲领”。事先毫无征兆,怎么突然就撒手人寰?

  

    陈布雷之死,正史称其原因是对国民党前途绝望,痛感国事之不可为,但其中因由绝不仅仅如此。

 

  陈布雷自身处于政治漩涡之中,但他却不允许自己的子女参与政治。长子陈迟想报考中央政治学校,他断然拒绝,说“农业也可救国,中华以农立国,化杂草为肥料与拒倭寇救国一样”,要求儿子报考浙大农学院。

    陈布雷全家合影

 

  可是命运弄人,他越是怕政治,政治就越要来找他的麻烦。他最疼爱的女儿陈琏,又名“陈怜儿”,却深深卷入到当时的国共之争,且父女两人选择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陈布雷的女儿,中共地下党能少下功夫吗?实际上,陈琏早在重庆读高中时,就参加了中共,一个叫袁永熙的青年任陈琏所在支部的书记,这个袁永熙就是陈琏后来的丈夫。1941年,陈琏本想去延安,周恩来、邓颖超力劝其以大局为重留在陈布雷身边。

 

1946年底的“沈崇事件”中,“袁永熙就是这场大规模群众运动的主要领导人和组织者,陈琏也是这场运动的积极分子”。

      陈琏、袁永熙夫妇新婚照

 

    1947年,俩人新婚不久,便双双以“涉共”的罪名被捕,从北平解押至南京。据说其间作了大量调查,几个月后,陈布雷才将两人保出来。小俩口曾遵父命,拜见了宋美龄,但蒋夫人和两个年轻人之间说了些什么,就无人知道了。

 

  戴笠手下的人虽然后来把人放了,但军统的人真相信陈的女儿女婿没事吗?怕是陈布雷自己也不会相信女儿女婿的清白,陈布雷一定会追问女儿究竟是怎么回事,而陈的女儿也许会向父亲吐露真情,并晓以大义策反其父。再说了,1941年至1947年陈琏夫妇事发,整整六年,以陈布雷的智商,不可能察觉不到女儿的政治倾向。

        

  陈布雷自青年时起,就真诚信仰三民主义,坚决拥护国民党,孙中山甚至赞扬他主编的《商报》为“忠实的党报”。他一生受蒋介石的知遇之恩,恩遇之隆,无人能出其右。而现在,作为一个替国民党、替总统鞠躬尽瘁的人,身为总统的国策顾问、军机大臣,其女儿女婿竟有共党之嫌,这太让陈布雷觉得太对不起总统了,亦让他太绝望了!

 

  一边是他侍侯了这么多年的总统和主义,一边是自己的女儿女婿,这种绝望何其痛苦啊!他的命运,也许注定了要和国民党政权和气运相始终。他既无力挽救摇摇欲坠的国民党,更没有办法面对家里的两个共产党,死便是他唯一的出路了!

               陈布雷手迹

 

  父亲死后,陈琏并没停止活动。又回到北平在乔石手下工作。共产党夺取了政权,陈琏及其丈夫袁永熙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迎来了一个“新中国”。中共进城后,陈琏在团中央工作,不久还当上了团中央少儿部部长,袁永熙一九五三年在清华大学任党委书记。此时,小俩口是否还会想起他们那顽固的父亲?陈琏又是怎么评价其父之死的?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转眼1957了,转眼袁永熙就右派了,转眼陈琏就右派家属了,转眼他们的三个孩子便“黑五类”了,转眼就文化大革命了,转眼陈琏就成了国民党的残渣余孽了……

 

  无论陈琏如何改造自己,但她终归逃不脱命运的安排。“文革”中她被批斗,要求交待历史问题。她是那么地忠于自己的信仰,为了信仰,她不惜背叛自己的家庭。可是她却并没有得到信任,如今她还有任何一点活下去的理由吗?

 

  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十九日,陈琏从十一层楼上纵身跳下,死前留下绝命书,“宁为玉碎,不作瓦全”,时年四十八岁!

 

  在那个连国家主席、开国元勋都苟全不了性命的岁月里,何为玉?何为瓦?为虎作伥,终为虎伤,从天上飘落下来的陈怜儿,只是一个失去了利用价值、一个自绝于党和人民的死不悔改的阶级敌人而已!

 

  时隔十九年,父女同样用自杀的方式结束了生命。陈布雷死时,国民政府举办了一个隆重的公祭,而陈琏死时遭到的却是她所鞠躬尽瘁的党的唾骂。

 

  陈布雷无声却有声地走了,陈怜儿有声却无声地走了,这对父女就这么走了!

 

  倘若阴间真能相见,陈怜儿面对父亲,将会是一种怎样的感慨呢?

 

  …………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