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在异乡

沙朗人

 
 
 

日志

 
 

北湖掠影(转贴)  

2009-03-06 18:00:14|  分类: 故乡的云(乡音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黄 胜
   举目望去,万顷水面在朔风中漾着网格状微澜,颤动着,满湖碧透。极目处,与蓝灰色的天相连。拨开瑟瑟芦苇寻路,银白芦花一阵晃动,一阵飞飏,飘向湖面。雪花般轻盈,悄无声息地消融在透着冷意的湖心。我想,这是生命的报答,没有静谧的湖,就没有芦苇的成长和守望,没有芦荡的簇拥,就没有北湖的灵动和神秘。湖畔,细浪水与土岸交融的痕迹煞是好看。随处可见沉积岩般泥层,一层叠着一层,深灰的土夹着浅灰的银沙,银沙欲走还留,矜持地闪烁着光泽,呈现被称为世界最大河口冲积岛的地质风貌。岸线与堤岸间是狭长的滩涂湿地,除了低矮的芦苇,还有水花生、蒿草等水生植物。褪尽叶片的水柳是另类,三三两两点缀其间,似佳人,伫立水湄,凝望静静的湖面,体察季节的更替。北湖并不宽,所到之处离南岸七八百米,东西长有二三十里。最吸引眼球的是对岸朦朦胧胧的防护林,高低错落,浓淡相宜。林间瓦房稀疏,镶嵌其间,加上暖冬的天空烘托着远景,低垂的夕阳在湖面上投下粼粼波光,金黄色的,很耀眼,有范仲淹《岳阳楼记》中描绘的 “浮光耀金”之妙。湖中偶有几根竹杆偃仰,打破湖面、水岸、远树近中远三景的水平构图,让湖面生动了许多。整个视野便是一幅极佳的蓝紫色调画作。我感叹,与成名已久的东湖、西湖、南湖不同,北湖是养在深闺人不识的佳人,出落得沉静、端庄、灵秀,很迷人,却丝毫没有轻佻争宠之意。
  北湖原是崇明北侧的长江支流。近百年江水裹挟,苍海回眸,凝积成沙渚,成荒洲,又慢慢成沙屿。上世纪五十年代前,崇明曾为南通专区所辖。历来,崇启海一家是有史可鉴的。从唐武德年间渔民发现入海口的沙洲,至元、明式微时,南下兵丁、望族为避刀兵之祸,加上上游渔民顺江而下,选择“处江海之远”的宁静海岛,刀耕火种,自给自足,颐养天年,从而慢慢融合成崇明。后崇明人跨过北支长江,在江海交汇处的荒滩上围圩套田,拓展出“海之门户”海门县,又不懈东进,垦拓出“北沙”,也称“外沙”。“北沙”成规模了,也脱离崇明,建制启东县,成为继海门之后崇明人又一值得骄傲的作品。启海人与崇明人,三地同根、同祖、同脉,只是由于区域划分,才少了联系。这与江西婺源,原属徽州,习俗、建筑风格至今一样同理。
  北湖的冷艳,始于分分合合的时光变迁。也许是太多分离时慈母热泪,洒落成滔滔湖水,阻隔了母亲与儿女相逢,让人望眼欲穿,醉梦依稀。唐诗“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最能表达数代人的相思之苦。
  此时此景,我有了作画的冲动,苦于忘带材料,顺手拿起车后座上徐刚先生所赠《大山水》一书,用钢笔在封底记录下这迷人的风光。渔歌转承处,耀眼的波光中出现了一叶竹筏,让人想起诗经“一苇航之”句,颇有东坡“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之意境。竹筏上一对五十开外的男女配合着,男的摇着双桨,身姿前倾,重复着划圈动作,女的半蹲,慢慢撒下渔网,逆光中,恰似一幅渔光曲剪影。不知何故,这样的剪影不但刺激了我的视网膜,也深深地烙进了我的脑海。当竹筏穿过跃动的波光时,不禁让我感叹时光如舟,人生梦远。倘能忘我于江湖,忘情于山水,何尝不是身心合一的逍遥?
  光阴荏苒,岁月沧桑。解放前,南通作为近代工业的第一城,经历了一次产业革命,让曾在明清“衣被天下”的“崇明小布”为代表的家庭作坊型棉纺业有了质的飞跃。海门人状元张謇,弃官从业,以棉纺织业富甲一方,南通及海门棉纺厂便是佐证。虽属膏腴之地,但江海沙洲气候多雨潮湿,棉花纤维短、产量低,人们背负青天面朝地,种植、收摘、加工、纺织,艰辛程度不逊于垦荒。划入上海后,崇明作为上海农村支持城市的典范,以稻米、蔬果种植为主,成鱼米之乡,生活条件远优于启海,吸引启海女青年乐为崇明妇。当年阶级成份高或生活困苦些的男青年,为解决人生大事,分赴启海攀亲,通婚之风一时盛行。北湖成为“水上通衢”,也映照了这段历史。由于粮食统购统销,缺粮的启海人,用小船从启隆乡私渡北湖,南岸启东籍崇明媳妇早早等候,做了内应,上演了一幅幅“以棉花换籼米”的夜渡场景。孩提时曾跟着大人,在隆冬的冰面上完成徒步交接,启东香酥的油面作为追随的奖赏,至今齿颊留香。当时“偷渡”如被抓,“赃物”充公,还要游街示众,农忙伊始,挨斗是少不了的。但北湖似乎从未拒绝两岸“私通”,冷月和星星成全了双方所需。这一状况一直延续到改革开放之初。
  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后的今天,启东、海门早已撤县建市,更加的独立自主、奋发向上。长江隧桥即将开通,给启海人无限的想象空间。去年8月8日,崇启大桥奠基,意味着分离三十年埋头各自事业、鲜有往来的沙地人,迎来了千载难逢的机遇。崇启海人又走到了一起,将在大海边的沙地上携手谱写又一动人的诗篇。启东市犹如“上海后花园”,海门市打出“北上海”旗帜,而生态崇明自然成了他们上海的亲家,成了他们联结上海的桥头堡。沪崇苏越江通道途经北湖东侧,北湖成了三地共同的掌上明珠。十倍西湖大小的北湖,如诗如画般走到了前台,以其独特的自然风光、深厚的历史底蕴和绵延的沙地文化,吸引更多睿智的眼光,成为炙手可热的开发区,二十一世纪三地眉目传情所在。不是吗,环湖不少经济实体、度假村、农家游项目已雏形初现,正笑迎四方友朋。
  “丫丫——”,当我收起画笔时,一群芦雁出现在视野。一会儿起起落落,盘旋于暮色中的湖面,一会儿在细浪间相互追逐,累了,停下随微波荡漾,一会儿又扑刺刺穿过芦荡,飞向对岸,与结伴南徙的大雁相映成趣。我想,眷恋之后必是相伴远翔,北湖芦雁虽不起眼但也会振翅高飞。草长莺飞春暖花开时,沪崇苏大通道剪彩通车,她们将拥有新的羽翅,新的方向和新的高度。北湖也将以其浓郁的江海风情,跻身国内外名湖之列。
    渔归夫妇兴高采烈地担着一筐白花花的北湖鲈鱼上岸了。见我流连湖畔,挑了几尾热情相赠,让我不知如何是好。当得知男为崇明人,女为启东人,当年结缘北湖,后相依为命,江湖为家,穿梭于风风雨雨时,我不胜感慨。望着他们经水路划船回对岸消逝在暮色中的背影,我豁然开朗,是他们在给北湖剪影啊!

                                                                                                                                转自崇明生活网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