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在异乡

沙朗人

 
 
 

日志

 
 

【转载】“罗槃国”的建立与发展之“罗槃国”的建立  

2014-04-22 16:25:22|  分类: 中华民族族群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自元江新闻网)

元江的哈尼族在唐代时被称为“和蛮”,南宋时被称“禾尼”,元代《云南志略》称“斡泥”。《清职贡图》说“南诏蒙氏称和泥为因远”,“因远”一名,为古部酋的名,属于宋大理国时期的“三十七部蛮”之一。据《寰宇通志》载:“因远部旧名罗槃甸”;《南诏野史·南诏三十七部》说“因远部总和泥”。关于“和泥”的解释,目前最权威的哈尼族辞典之一《红河州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哈尼族辞典》里是如此说的:“‘和泥’又称‘河泥’、‘禾泥’、‘和蛮’、‘和夷’等,均属汉文的同音异字,‘河泥’之称,始见于康熙《蒙自县志·卷一·图考》:‘县治河泥里远在江外。’‘和泥’之称,始见于《元文类·卷四一·招捕》:‘江头江尾和泥等二十四寨、龙冯蹄一十八村皆叛。’‘禾泥’之称同见于上书,称‘元至十三年正月,罗槃甸(即罗槃国)长官禾泥阿禾必招降。’”而对“和夷”一名,可以追溯至春秋战国时期成书的《尚书·禹贡》中,历史不可谓不久远。

  从《哈尼族简史》(修订本)中,我们可以读到这样的记叙:“哀牢山区因远、思陀、溪处、落恐各部的和泥,从十世纪中叶进入封建领主社会,到十一世纪中叶,生产有了进一步发展。因远部最为强大,由山巅移治礼社江畔筑罗槃城,称为‘罗槃国’,最高领主称‘罗槃主’。其幅员近三万平方公里,包括了哀牢山东麓今元江哈尼族彝族傣族自治县和西麓今新平彝族傣族自治县西部、墨江哈尼族自治县、镇沅彝族哈尼族拉祜族自治县、宁洱哈尼族彝族自治县、思茅区、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及蒙乐山景谷彝族傣族自治县东部等广大地区,南与越南、老挝接壤。思陀、溪处、落恐居哀牢山东麓下段,包括今绿春、红河、元阳、金平等县,面积共约三万平方公里。”其实这一区域还应该包涵今西双版纳州的三个县和普洱市的澜沧拉祜族自治县,以及越南、老挝、泰国、缅甸的一部分,这些地区至今依然是哈尼族最核心的集聚区。

  在元江哈尼族的传说中,哈尼的先民们起初居住在努玛阿美,后来,在阿波仰者的带领下逐步南迁。据史料记载,西汉初年,氐羌迁徙至滇池的东北、西北部成为在云南分布较广的“昆明人”。魏晋南北朝时期,云南境内民族开始大迁徙、大分化,唐朝以前已从“昆明人”中分化出“和蛮”;其后,“和蛮”又逐渐南迁。

  据《西双版纳哈尼族简史》(杨忠明著)记载:作为哈尼族祖先的 “昆明人”在公元三、四世纪期间进入礼社江流域(元江上游),并于公元五、六世纪形成独立的民族——哈尼民族,成为今天元江哈尼族的先祖。

  哈尼族是一个勤劳勇敢的民族,具有较强的开拓创新精神。当哈尼族的先民来到元江时,元江还是一片无人居住、人迹罕至的原始大森林;元江大河两岸地势平坦,水草丰美。哈尼族的先民一眼就看中了这片美丽富饶的热土,并开拓了这片沃土。这一点,可从世代流传的哈尼族《迁徙歌》中可得到佐证:

  ……阿波仰者是创业的祖先,

  阿波仰者是迁徙的领路人,

  他带领诚朴的哈尼人啊,

  去寻觅好山好水处生存。

  ……

  哈尼人第六次安家的时候,

  把家安在炎热的拉沙迷嚓(元江地方),

  这里有优异的自然条件,

  栽一年的庄稼够吃两年。

  拉沙迷嚓是块富饶的土地,

  仰者和先人们决定在这里繁衍生息,

  人们一齐动手开垦田地,

  一齐动手建盖住房。

  人们想把房子盖在江边,

  捉鱼汲水都很方便,

  举目能看到绿色的林海,

  低头能看到滔滔的江水。

  人们想用槟榔树做柱子,

  人们想用槟榔树做盖房的料子,

  槟榔树做柱做梁不稳当;

  住房要有牢固的夯土墙,

  哈扫树才能做盖房的料,

  椎栗树做柱子才稳固。

  人们用木材做盖房的料,

  沿江盖起了很多土屋。

  拉沙迷嚓虽然气候炎热,

  丰富的物产使哈尼人日子甜美,

  好日子过了一年又一年,

  拉沙迷嚓成了哈尼人的乐园。

  ……

  哈尼人落居元江后,生活逐渐安定下来;并利用优异的自然条件,大力发展农业生产,兼营狩猎。随着生产的不断发展、物产的日益丰富,生活条件不断得到改善,人口也不断得到发展,部族力量日渐强大起来,并最终建立了自己的部落王国——“罗槃国”。

  据《哈尼族简史》等相关书籍记述:“哀牢山区因远、思陀、溪处、落恐各部的和泥,到十一世纪中叶,生产有了进一步发展,哈尼先民们便在礼社江畔筑起罗槃城,称为‘罗槃国’,最高领主称‘罗槃主’。

  根据辞典的解释,“国”为“有土地、有人民、有主权的政体(古代指诸候所受封的地域)”,“罗槃国”虽然未完全具有现代意义上的一个“国家”必须具备的构成要素,但“罗槃国”已经具备了古代诸候王国的构成元素。从现有的一些史料和相关资料记载中可知:“罗槃国”拥有3万平方公里的辖区面积,统治着哀牢山东麓、西麓广大地区的各部落民族。另据《周礼·太宰》注释说“大曰邦,小曰国”,说明古代的“国”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国”,而是指诸候王国;“邦”才是现代意义上的“国”。“罗槃国”是当时滇南地区最为强大的一个因血缘连接起来的部落联盟王国。

  根据史书记载及哈尼族口碑资料反映:“罗槃国”的“都城”有过几次搬迁,但这几次搬迁与哈尼族迁徙史上的几次大迁徙不同,这几次搬迁都是在元江县境内的搬迁,其实主要是政治中心的转移,整个部落王国的统治地域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变化。至于搬迁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战争和洪涝等原因;搬迁是为了寻求更好的发展,而哈尼先民们在搬迁中不断得到发展,不断开拓了新的疆土。

  关于居住地的迁徙问题,在各地哈尼族口碑资料和有关史料中记述的也比较多。如西双版纳一带的哈尼族口碑资料反映:哈尼族进入礼社江、元江流域以后,曾进行过十四次迁徙。对此,《西双版纳哈尼族简史》的作者杨忠明先生认为:这种迁徙是“游耕”意义上的小规模迁徙,其迁徙范围不会超过礼社江、元江流域及哀牢山、无量山中部范围。并据此推断西双版纳哈尼族口碑资料中经常提到的一个地名“加滇朗”,就在元江坝附近。另据有些资料记述:哈尼族曾经在元江建立过“加滇国”。据多方考证:这个“加滇国”在今元江县咪哩乡和羊岔街乡交界处,元江哈尼人称这个地方为“加滇朗”,在哈尼语中,“加滇”是草坪坝子的意思,“朗”是指四周有高山梁子,中间凹下去的平坝地方,“加滇朗”即高山群中的草坪坝。在哈尼语中“朗”又是村寨的意思,因此,“加滇朗”也可以翻译为 “草坝上的寨子”。上世纪中后期,人们在加滇朗建起了一座水库,取名为“草坝水库”。

  按照有关“加滇国”和“罗槃国”的资料对比分析,“加滇国”和“罗槃国”是一个国,“罗槃甸(滇)”的称谓,是因元江河而得名,哈尼族称“大河”为“罗巴”,“罗槃”即“罗巴”的谐音;“甸(滇)”哈尼语意为“坝子”。“罗槃甸(滇)”是“罗槃国”的都城,“加滇朗”也是“王国”的“都城”驻地,是元兵攻陷罗槃城后“罗槃国”迁都此地后产生的称谓。

  由于“罗槃国”是部族王国,是一个因其实力强大而号称的王国,而不是哪个朝廷封赐的王国,因此,许多汉文史籍中没有“罗槃国”一词。但“罗槃甸”、“罗必甸”的地名称谓却在许多史籍中都可看到。如:《寰宇通志》有“因远部旧名罗槃甸,又名罗必甸”的记述;《云南通志》在“元江军民府沿革”条目中也有“和泥开罗槃甸居之”的记述;《哈尼族简志》有“罗槃甸即今元江,在哀牢山西麓;……罗槃甸至明代称罗必甸”的记述。《元江县志》中也有“和泥部族开发萝槃甸”的记述。

  “罗槃国”辖区广达三万平方公里,为治理和保护好自己的区域,“罗槃国”建立了一支为数众多的军队。据有关史料记载,宋朝时期,通海节度使段思平准备会盟“三十七部”起兵剿灭“义宁国”时,非常看重“罗槃国”的军事实力,派出重要说客到“罗槃国”积极争取“罗槃国”的支持,段思平承诺:消灭“义宁国”后,各部落所拥有的领地、权力不变,而且还可以扩大;还答应减免各种徭役、赋税负担。“罗槃主”为段思平的条件所感动,派出了庞大的军队参加了段思平的会盟,全力支持他起兵剿灭了“义宁国”,并从始至终地帮助段思平建立了大理国,后来,段思平不失自己当初的盟约,为“罗槃国”的进一步发展壮大提供了更好的社会背景和经济基础。

  根据元江哈尼人的传说,率领哈尼部族不断迁徙、寻找“好山好水”、最终到达元江并开发元江坝的头领是“阿波仰者”,但因为哈尼族刚进入元江时,其部族力量还不够强大,因此,“阿波仰者”只是一个“罗槃国”的开拓先驱而不是建立者。根据《西双版纳哈尼族》一书中有关哈尼族谱的记述以及元江哈尼族谱系推断,这个率领哈尼民族披荆斩棘、开拓疆土、南征北战、最终建立“罗槃国”并使“罗槃国”逐步强大的是阿波仰者的后人们。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